来自天堂的音乐

Updated: Jul 8

今天去唐人街买了一本“五笔字输入法字典”和一些书箱, 走近city-market时,隐隐约约听到钢琴声伴着小提琴声,以为是那家商店在播放CD,走着走着,琴声越来越近,或浊重沉响,或委婉缠绵,或清脆轻快,或个悠扬婉转,或强烈激昂。我忘记了我要去的地方,也忘记了归家的路,琴声牵引着我的脚步,来到了一个街角。一把大大的太阳伞下,摆着两只音箱,一对中年夫妻在埋头演奏,男人忘我地拉着小提琴,女人入神地伴奏。

好多行人停住了脚步,陶醉在音乐艺术的享受中。我向他们要了一张曲目单,在街边的长椅上坐下来慢慢欣赏。演奏的都是一些耳熟能详的中外名曲,我一曲接一曲地听下去, 《罗密欧与朱丽叶》 、《梦幻曲》 、《友谊天长地久》 、《红河谷》 、《梁祝》 、《二泉映月》 、《雪绒花》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圣母颂》 、《平安夜》 、《月亮代表我的心》 《莫斯科郊外的傍晚》 、、、、、、

琴声抑扬顿错,如泣如诉,似倾诉生平不得志,又似说尽心中无限事,爱恨交织,情仇难分。琴声拔动了我敏感的心弦,震撼着我脆弱的灵魂,使我心潮难平,回肠荡气,眼角不禁涌出了酸楚的泪花。

音乐家身傍立着一块黑色的广告牌,上头写着作品的名字叫 《Sky’S violin___music from heaven》 (空中的梵婀玲_____来自天堂的音乐)。中间是作者、作品简介。底下是澳大利亚的地标、悉尼歌院的图画。

这些“来自天堂的音乐”,引人入胜,扣人心弦,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著名的悉尼歌院离唐人街也就两站路,这些散落人间的天曲却在那至高至尊的艺术殿的围墙外飘泊,照射在音乐家身上的是冬天的夕阳,不是熣灿的灯光,背景是一面斑驳的旧墙壁,不是辉煌的大舞台。

音乐家白衬衫打底,暗红色的领结,崭新的黑色燕尾服,擦得铮亮的皮鞋,这一身行头仔细得一丝不苟,庄重得令人肃然起敬。我想,音乐家到悉尼歌剧或维也纳金色大厅表演也就这个模样了。

这位音乐家,也许在年轻的时候曾经灿烂过,也许在国内曾经辉煌过,如今却无奈地在异国街头卖艺。

我来澳大利亚四年了,我也勤劳,我也拼搏,但至今还是一无所有,依然象费翔唱的《故乡的云》一样,“我曾经豪情万丈,归来却空空的行囊”,如今我坐在街边粗糙的木椅上聆听着这些天籁之声,却从来没舍得买过一张门票走进心仪已久的悉尼歌剧院。

六张CD七十澳元,对我来说是贵了一些,但刚刚发了工资,好象西太银行就装在我口袋似的,掏钱出来就要买。我有一个坏习惯,向洋人买东西我从来不讲价,讲了也白讲,他们一向明码标价。而向华人买东西总想讲价,因为华人习惯讨价还价,你不见电器商家Bin-Lee的广告说:“everything negotiable”(任何东西都可以讲价)吗?

但是,这次我决定不讲价了,艺术是不能用金钱来恒衡的,艺术家也是无价的。命运已经冷落了这些“来自天堂的声音”,我不能再侮辱这位寂寞的音乐家。交了钱,拿了一盒共六张CD,本想请问音乐家尊姓大名,或请他签个字什么的,但转念一想,算了吧,这是追星少年的玩意,都这把年纪了,咱不兴这个了。

音乐是高山流水知音易觅,人却是踏破铁鞋知已难寻,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要相识呢?

半夜,我戴着耳机,一面倾听着这些来自天堂的音乐一面写下我的满腔情怀。窗外,树上的夜莺还在浅唱轻酌,床上,女儿早已呼呼大睡了

72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

Sky to audience

Music is the most “popular” language in the world. Music is the most beautiful tool of communication in the world. It is the only means of communication without a border. No matter in what country or